皈依三寶的意義

皈依三寶的意義

聖嚴師父著
 果茂 整理

  目錄


《一》為何要歸依三寶

  我們相信,在所有的佛教徒中,大部分是沒有歸依過的;因為,歸依了三寶的人,固然會燒香拜佛,但會燒香拜佛的人,則未必已曾受過三歸的儀式。雖然未曾歸依三寶,他們卻依然自稱是佛教的信徒,我們自也不必否認他們的信仰。

  有人主張:信佛只要心誠,何必一定要歸依﹖這種觀念,乍聽似有道理,實則不合要求。比如學生求學,首先要辦註冊的手續,否則的話,校中不會有其學籍,即使勉強旁聽,也不會得到學歷的文憑。一個正常情況下的學生,必定是按照學年學程,而逐級晉升的:最初進小學,先註冊;進中學與大學,除了註冊,還得舉行考試,看其是否有此求學的能力,但是不進小學便想取得大學文憑,乃至取得博士的學位,那是不可能的。因此,如要信佛,應從歸依三寶著手,歸依三寶雖為進入佛門的第一步,但如不走第一步,豈能走出第二、第三步來﹖要走第二、第三步,必定先從第一步開始。佛弟子的等第,是以所受戒別的層次而定:歸依三,是最先的基層;往上還有五戒、八戒、十戒、比丘比丘尼戒、菩薩戒,一切戒皆以歸依三寶為根本。歸依三寶既是入佛信佛的第一步,佛教不捨一切眾生,故對請求歸依者的尺度,放得特別寬大:六道眾生,除了地獄之中的受苦太大、太多,無暇歸依三寶之外,其餘的不論人、天、神、鬼、畜,只要發心歸依,佛教無不接受,這也正像凡是學齡已屆的兒童,不論貧富貴賤,智愚俊醜,不假入學的甄別,一律可以進入國民小學就讀。如要再進一步,就要講求資質的揀擇了。

  還有人以為自己已有看經的能力,自己可以直接向佛經之中,探求他們的成佛之道,所以不必歸依,同樣可以得到學佛的受用。這在理上說,似乎可以通融,但從事相的規制上說,那就錯誤了。佛經是由佛陀所說(也有是出於佛的弟子們所說),再由佛的出家弟子們結集成篇,傳之後世;如說只知佛經而忽略了說法的佛寶,以及流傳法寶的僧寶,充其量,只是歸依了法寶,這是忘恩的行為!佛教雖以法寶為主──解脫之道皆由法寶之中流出,但是法寶的產生,必須佛寶與僧寶為之完成,所以三寶是不能分開的。

  如果講到制度或規式,信佛而不歸依三寶的人,就等同一個愛好中國風土文物的外國人,跑到中國居住下來,並不申請變更其原有國籍的登記,便自稱他是中國的國民。他或可能受到中國人的歡迎,但他終究不是中國人;他可以盡其中國國民的義務,但終不能享受中國國民的權益。同樣的,一個不受歸依而又自稱是佛教徒的人,他雖或可得到一些佛法的好處,但終不能獲得身分上的印證。這不是多餘的執著,乃是必需的手續。故在佛經中說,世人雖然行善,終不能破壞先世的惡業,若能受了三歸依戒,便能破壞先世的惡業。

  受歸依,既是形式上的問題,更是心性上的間題。受歸依時,不僅口中念著,身體拜著,心媮棱o想著。主要還是在於心的領受──納受三歸戒體,戒體須由已先受了歸戒的人,師師相傳,這是法統的一脈相承,在凡夫而言,不能無師自證,所以三歸依,不得在佛菩薩像前自誓自受。由此可知,求受三歸依的莊嚴性和重要性了。

  如說,不受三歸依,便想成為一個正信的佛教徒,那是不可能的事;如果只信佛法,而不禮僧寶,他根本先就違背了佛法。佛法之中,三寶不能分家,強予三寶分家,他便破壞了佛法,一個違背佛法而又破壞佛法的人,仍能得到學佛的善果,那是永遠不會有的事。否則,既然信奉三寶,何不歸依三寶呢﹖

  另有些人,尚未信佛,但對佛教頗有好感,他們卻不願意馬上歸依三寶,他們唯恐歸依之後,會受到約束,或者歸依之後會無法擺脫,所以他們存著觀望的態度。他們把歸依的意義,看同男女之間的婚姻一樣,未到有了相當的認識之時,不敢貿然婚嫁,否則,如果彼此的性格不合,興趣不投,難免造成終身的痛苦。其實,歸依三寶,與男女間的婚姻問題,完全是兩種性質的兩回事!比如,我們要學任何一種技藝,無不需要投師請益,如其不然,便難成為第一流的專家。投師的好處,是在承受老師的所學與所長,老師也是承受於老師的老師,甚至累積數百千年的經驗於老師之身,我們投師學習,也就繼承了數百千年的寶貴經驗。但是學了一種技藝之後,我們未嘗不可學而不用,即使在學習期間,感到與自己的興趣相左,也未嘗不可立即輟學;學成之後,固可不妨追隨老師以至終身,但也何嘗不能離開老師而獨立門戶﹖至於歸依三寶,也與投師學藝相似,要想多懂一些佛法,應從歸依三寶著手,如果僅僅觀望,終究是站在門外,想在門外多懂一些佛理,那是打妄想。佛門不是牢籠,而是解脫大道,歸依之後,如會受到約束,佛門也就不能稱為解脫之道了。佛教固然希望人人歸依三寶,並自歸依開始,一直走向成佛之境,但如由於根機的差別,不能接受佛法的勝義,不能如法遵行者,歸依之後,是許可去信其他宗教,或者不再信任何宗教;而難得的是出離佛門之後,佛教的慈悲之門,仍然永遠開著,隨時歡迎浪子的回頭。

  因此,我要奉勸一切的世人,都來歸依三寶。無論你已信了佛教,或者準備來信佛教,或者站在佛教的門外觀望,乃至你已是一個其他宗教的信徒,不妨請你暫時放下你的成見或原有的信仰,試著來歸依三寶,你將必能得到實益,並也不會失去你的自由。如真的歸依三寶之後,除非有魔障遮心,否則是不會退出三寶之門。


《二》什麼是歸依三寶

  歸依兩字,從字面上解釋,歸是回轉,或是歸投;依是依靠,或是信賴。凡是回轉依靠,或歸投信賴的行為,都可稱為歸依,所以歸依兩字,也不是佛教之所專用。

  小孩子歸投向他母親的懷抱,依靠母親、信賴母親,所以能有安全之感,這一安全感的產生,便是出於歸依的力量。因此,凡是由於歸投信賴而能產生安全感的行為,均可稱之為歸依。

  準此而言,兒女信賴父母,學生信賴老師,企業家信賴預算,下屬信賴長官,宿命論者信賴命運,乃至獨夫信賴武力,政客信賴謀略,貪夫信賴財產等等,皆有著或多或少的歸依的成分。換句話說:凡是由信仰而能產生力量的事理,均可列入歸依之群。是以信仰佛教,固可稱為歸依,信仰其他的宗教,乃至是妖神鬼怪的信仰、崇拜、奉祀,都可稱為歸依了。

  不過,講到歸依的真義,凡是不究竟不著實不可靠的信賴與信仰,均不得稱為真歸依。比如有了大水災,人可攀上樹巔,爬上屋頂,走上小丘,但是水勢大了,風浪急了,水位漲了,樹會倒,屋會塌,小丘會淹沒。所以,在這樣的情況與環境下,如果附近有一座高山,大家是否應該登上高山呢﹖相信除非他是白癡,否則絕不會放棄此一求生的機會。因為高山所能產生的安全效果,遠非樹木、屋頂與小丘所能相比呀!

  那麼,凡是能夠認清世事無常的人,能夠明白一切世相皆由對待相因而成的人,他就能夠了解:父母、老師、預算、長官、命運,乃至武力、謀略、財產等等,雖可產生暫時的安全效果,但終不能絕對可靠與永久可靠。父母會死,老師的知識會落伍,預算會超額,長官會調動,命運靠不住,至於武力、謀略與財產,更是如幻如煙了。今日的南面之王,可能就是明日的階下之囚;今日的百萬富翁,可能也是明日的陋巷之丐。

  至於信仰其他的宗教,可以生天,但卻未必由於信仰而決定生天。比如基督教,信者可能得救,但也未必得救,上帝不寵愛的,任你信得如何懇切,也不會成為天國的選民。再說,在佛教的層次上看,佛教以外的一切宗教,即使是最高級的宗教,他們的最高理想,總不會超出生天的範圍。天在佛教之中,即使生到最上最高的天界,仍在生死輪迴之中。天上的壽命雖較人間為長,但亦有其限度,天福享盡,死後還墮,故其終非可靠的歸依之處。唯有歸依佛教,才能使人漸漸地走上離苦得樂的究竟解脫之道。佛教的總體,便是佛法僧三寶。

  實際上,歸依的傾向,固應先由歸依身外的三寶開始,歸投三寶,依賴三寶的啟發與指引,走向大涅槃城的大解脫道。但當走進了涅槃(解脫)之城,自身的當下,也就是理體的三寶了。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由於業障的迷惑,所以不見佛性,我們歸依三寶的目的,正是在於尋求佛性的顯現。我們本來與佛一樣,本來就與三寶同在,只緣迷失本性,流浪生死道中,不知回家之路,所以名為眾生!我們若能即日開始,回歸投向三寶的懷抱,實即浪子回頭,步返原來的老家而已。

  因此,唯有走向回家的道路,才能算是真正的歸依。只可供人暫時歇腳的處所,絕對不足我人去死心塌地的歸依,否則便像騎著泥牛過河,剛下水時,或可有些安全的錯覺,一經下水,泥牛自身難保,豈能供人作為渡河的工具呢﹖

  什麼叫做三寶﹖佛法僧,何得稱之為寶﹖這是很要緊的。一個人要想信佛,必須先來歸依三寶,但在歸依之前,又必須先要了解三寶的大意,否則,莫名其妙地歸依,便不得稱為真正的歸依。正像我們投考大學而在大學之中求學,如果不知那所大學的名稱是什麼,那便成為笑話。但是,我們不用諱言,今日的三寶弟子之中,接受歸依之時,未必已經明白了三寶的大意,歸依師們也未必開示過三寶的大意。說起來,這是可恥的!

  三寶就是佛法僧,因為在佛法僧中,能夠產生無量的功德,發揮無盡的妙用,並且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無極無限,無邊無際。世間以金銀珠寶的價值高、功用大,所以稱之為寶;佛法與僧的功德妙用,乃是通於世出世間的,所以更可稱之為寶了。由於三寶的化導,可以使人平安地在人間生活,更可使人在人間離苦得樂。所以三寶是寶並且是超出於眾寶之上的眾寶之寶。

  三寶的種類,古來有很多種的分別法,從大體上說,不外由於事相和理體的不同。現且分為兩大類:

  1. 從事相上說,有住持三寶與化相三寶。
  2. 從理體上說,有一體三寶與理體三寶。

  未解釋三寶的種類之先,首應知道三寶的涵義:佛是覺者,自覺、覺他、覺滿;法是法則,有軌範使人理解與任持自性不失之能;僧是和合眾,於事於理和合相處。

所謂住持三寶:

  1. 凡用玉琢、石刻、金鑄、銅燒、泥塑、木雕、油漆、墨畫、絹繡、紙繪的佛像,便是佛寶;
  2. 凡是三藏經典,或古今大德的佛教著述,便是法寶;
  3. 凡是剃頭染衣的比丘比丘尼,便是僧寶。因為佛陀入滅之後的佛教,端靠這一類的三寶,為之延續佛法的慧命,保持佛教的精神,傳布佛教的教義,所以稱為住持三寶。

所謂化相三寶:

  1. 釋迦牟尼在印度成道而至入滅的階段中,釋迦便是佛寶;
  2. 佛陀當時向弟子們所說的種種教示,如四聖諦、八正道、十二因緣等等的道理,便是法寶;
  3. 當時隨佛出家的凡聖弟子,便是僧寶。

這是唯有佛陀住世應化之際才有的相狀,所以稱為化相三寶。

  所謂一體三寶:即是佛法僧三寶之中,各各皆具三寶的功德:(1)佛有覺照之能,所以是佛寶;佛能說法,於法自在,故有軌持之能,所以是法寶;佛無違諍之過,所以是僧寶。(2)法的本體,具有能生諸佛之性,所以是佛寶;法的本身,就有軌持的功能,所以是法寶;法法平等,互不相妨,所以是僧寶。(3)僧有觀照之智者,為佛寶;僧有軌持之用者,是法寶;僧為和合之體者,是僧寶。

  所謂理體三寶:是說一切眾生,各各本具之三寶,這有兩類:(1)從修證上說,凡夫皆以「惑、業、苦」而流轉生死,若能翻迷成悟,惑即成為般若,業即成為解脫,苦即成為法身;般若為佛寶,解脫為法寶,法身為僧寶;(2)從理體(真如)上說,能觀之理為佛寶,所觀之事為法寶,事理一如為僧寶。

  其實,三寶雖分四類,只有兩種性質:不出事理的兩面。事相的三寶,是現實的,所以也是比較易懂的。理體的三寶,是抽象的,所以不太容易懂得,除非已經開悟,已經證得了自性真如,否則總是感到陌生的,但此卻是我人的究竟歸依處。為使讀者更易了解起見,抄錄一段印順法師對此的解釋
如下,以供參考:

  「論究到真實的皈依處,是三寶的真實功德,這在古來,又有好多分別,現在略說二類。

  1. 佛的無漏功德是佛寶:依聲聞來說,是五分法身(聖嚴案: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為佛的五分法身);依大乘說,是無上(四智)菩提所攝的一切無漏功德。

    正法或涅槃是法寶。

    有學無學的無漏功德是僧寶:依聲聞乘說,即是四雙八輩(聖嚴案:小乘的四向四果,合稱為四雙八輩)的無漏功德;依大乘說,是菩薩,攝得聲聞、辟支佛的無漏功德。

  2. 大乘教所說:究竟圓滿所顯的最清淨法界(攝得體相業用),是佛寶;

    少分顯現清淨法界的,是僧寶;

    編十法界而不增不減,無二無別的法界(或名真如、實相等),是法寶。平常所說的一體三寶、理體三寶、常住三寶,都不過此一意義的不同解說。」(《成佛之道》二九頁)

  我們看了這段文字,如果沒有一點佛學的基礎,還是不懂的;不過我們終究還是凡夫,能夠理解理體三寶的,當然很好,如果不能理解,那麼只信事相的三寶,信到某一階段之後,理體三寶也就自然顯現了。正像我們尚未到過太空旅行之前,對於太空的景象,任便太空人如何作詳細的報告,我們所知,總是隔閡,乃至失真的,唯有親至太空旅行一番,才能明明白白。所以,我們凡夫能信仰住持三寶,已經夠了。但是,我們應該明白:沒有住持三寶,無以顯現理體三寶;沒有理體三寶,住持三寶也無以安立。住持三寶是理體三寶的大用;理體三寶是住持三寶的全體。信仰佛教,應從信仰住持三寶開始,信仰住持三寶的目的,乃在追求理體三寶的顯現(發明)。今有在家的佛弟子,自已未證理體三寶,便以只信理體三寶為理由,而不敬住持三寶的,那是本末倒置,求升反墮的行為了!

  我們凡夫所能見到的,只有事相的三寶,事相中的化相三寶,祇在佛陀住世時才有,佛滅之後,僅有住持三寶。然在三寶之中,雖以佛為最尊最貴,法為最高最勝,卻以僧的地位最重最要。佛陀入滅之後,佛教的道埸,要由僧寶來住持;佛教的經典,要由僧寶來保存;佛教的文化,要由僧寶來傳播;佛教的信徒,要由僧寶來接引。因此,佛陀在世時,佛教以佛為軸心;佛陀入滅後,佛教則以僧寶為重心。所以今世而言,信仰佛教,應以僧寶為依歸;恭敬三寶,也應以僧寶為著眼。僧人之中,固有龍蛇混雜,我人歸依,不妨擇善而從,但於恭敬供養之心,則應一律平等。佛經中說,雖是破戒比丘,仍足為人天之師,所以不得分別高低,更不得妄加批評。

  至於歸依三寶,前面說過,乃是信佛學佛的根基,但在踏上根基,走進佛門之後,並不能拋棄了根基,而是由此根基之上,逐漸升高,逐漸擴大。級級升高,層層擴大,三歸依,便是此一道業建築的磐石,所以,歸依三寶的種類,共有五等:

  1. 翻邪三歸───最初進入佛門。
  2. 五戒三歸───信佛之後加受五戒。
  3. 八戒三歸───六齋日受持八關戒齋。
  4. 十戒三歸───沙彌(尼)受十戒。
  5. 具足戒三歸──比丘(尼)受大戒。

  因為,凡是受戒,必有三歸。最初入佛,固須三歸;加受五戒、八戒、十戒,皆以三歸為得戒而納受戒體,式叉犘那戒、比丘比丘尼戒,雖以羯磨法受戒,但在受戒之中,沒有不行三歸依的。另有受大乘菩薩戒者,在懺悔與發願之前,也必先受三歸。因此,雖說三歸不是戒,卻是一切戒之根本(其實三歸之中含有戒義)。

  三歸依不但是一切戒的根本,也是佛教徒日常修持中的根本,寺院中的朝暮課誦,皆有三歸,一切佛事的終結,也都應以三歸為宗本。故在小乘佛教的地區,他們把三歸看得特別重要,以唱三歸作為行持,也以唱三歸為人祝願。


《三》歸依三寶的方法

  我們既已明白了歸依三寶的概念之後,就應該來歸依三寶了。

  至於歸依三寶的儀節,在佛陀的當世,因為受歸者的根器厚,所以也用不著什麼儀節。比如釋迦世尊的第一個三歸弟子,耶輸伽的父親,在佛前如此說:「我今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唯願世尊聽為優婆塞。」這樣一說,便算受了三歸依。

  照實際而言,佛在未度五比丘之前,世上還沒有比丘僧寶,佛為兩個商人及龍王授歸依,即唱三歸,要他們歸依未來僧。可知三寶是一體,歸依佛歸依法而不歸依僧,便不成其為歸依。

  歸依三寶的詞句,實在是很簡單的,但在歸依之前最好先能念熟。向來受歸依的人,都是在歸依之時,由歸依師念一句跟一句,有的人由於歸依師口齒不清或由於自己心情緊張,歸依之後竟還不知道歸依詞的內容是什麼,按理說,那樣的歸依是不成其為歸依的。

  歸依詞共為三歸三結,現在照抄如下:

  我某甲(法名或本名均可),盡形壽歸依佛。盡形壽歸依法。盡形壽歸依僧。(說三遍之後)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也說三遍)

  前面三歸說三遍,便是三歸依戒的正授,後面的則為三歸的三結。歸依的緊要關頭,便在三說三歸的正授之時;納受三歸依的無作戒體,也就在此正授之際。最好能於正授三歸之時,作一種觀想:說第一遍三歸依文的時候,由於自己的發心功德,感得十方大地震動,並有功德之雲,從十方地面冉冉上升;說第二遍三歸依文的時候,十方湧起的功德之雲,徐徐匯集於自己的頭頂上空,結成華蓋之狀;說第三遍歸依文的時候,此一雲集的華蓋,即成漏斗之狀,緩緩下注於自己的頂門之內,遍滿於全身,並由身內擴展出去,使自己的身心,隨著功德雲的擴展彌蓋,而充塞於十方世界──到此為止,自己納受了三歸的戒體,自己的身心,也跟戒體的功德一樣,與宇宙同等體量了。試想,如此的歸依,該是何等的神聖和莊嚴啊!

  如果不能作如此的觀想,最低限度,也得將歸依詞聽得明明白白,說得清清楚楚這是絕對不能馬虎的。所以弘一大師曾說過一段非常懇切的話,現在抄錄如下:

  「無論出家在家之人,若受三皈時,最重要點有二:

  1. 要注意皈依三寶是何意義。
  2. 當受三皈時,師父所說應當十分明白,或師父所講的話,全是文言不能了解,如是決不能得三皈;或隔離太遠,聽不明白,亦不得三皈;或雖能聽到大致了解,其中尚有一二懷疑處亦不得三皈。又正授之時,即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三說,此最緊要,應十分注意;以後之『皈依佛竟、皈依法竟、皈依僧竟』,是名三結,無關緊要;所以諸位發心受戒,應先了知三皈意義。又當正授時,要在『皈依佛』等三語注意,乃可得三歸依。」(見《律學要略》)

  以此可見,三歸雖然簡單,要想如實得到三歸的戒體,卻也並不容易。我們相信,準此而論,如今有許多的三歸弟子,是沒有得到三歸的,如果自知沒有得到三歸,不妨請求各自的歸依本師或另請他人,重新增授一次。這在集體數十人或數百數千人的大規模歸依儀式中,是最不可靠的,唯其種種善根而巳。

  從宗教情緒的養成和培植上說,受戒的儀式愈隆重,愈能激發虔誠之心;受戒的要求愈嚴格,愈能使人生起神聖莊嚴之感。求受三歸,本來只要請求一位歸依師,在佛前三說三結便可。為了鄭重其事起見,明末南京寶華山的見月律師,編了一部《三歸五戒正範》,那是比照菩薩戒乃至具足戒的傳授儀則編寫的,這本書直到現今,仍在流通,並且仍為大多數的歸依師們作為藍本。

  在三歸正範中,共有八個項目:

  1. 敷座請師──由受歸依者為師敷設法座,列供香花,燈燭整齊,再去禮請歸依師陞座。
  2. 開導────開示三歸依的意義。
  3. 請聖────迎請十方三寶,證明受歸,以及護法龍天,監壇護戒。
  4. 懺悔────懺悔往昔業障,以求身口意的三業清淨,之後,納授無雜無染的三歸戒體。
  5. 受歸────三歸三結,並發三誓。
  6. 發願────發無上菩提之心,願度一切眾生。
  7. 顯益勸囑──說明三歸的功德殊勝,並囑依教奉行。
  8. 回向────將此受歸的功德,回向給一切沉溺的眾生,速脫生死,早生佛土。

  說起來,受三歸依,唯有如此,才算鄭重其事而圓滿究竟。唯此三歸正範,以目前來說,也不切於實用,因為其中所用的文字,皆是文言,雖然行文典麗高雅,如果歸依師食古不化,陞座說歸依時,照本宣讀,那對受歸依的人是無法吸收的,既然無法吸收,也就不得歸依了。所以弘一大師對此,也有批評:

  「寶華山見月律師所編三皈五戒正範,所有開示多用駢體文,聞者萬不能了解,等於虛文而已;最好請師譯成白話。」(見《律學要略》)

  若就實用而言,在三歸正範所列的八個項目之中,簡直可說是缺一不可的。比丘不得站立著為白衣說法,所以要敷座;示知三寶的意義,所以要開導;歸依師是代表三寶為人授歸依,故應請聖;為求重新做人,故應懺除前愆;三歸三結與三誓,是受歸的重心,故為在所必行;三歸共分三品:發心自度度人者為上品,只顧自脫生死者為中品,只求不墮三塗而仍生在人天者為下品,所以勸導發心,也是必要的;為增精進之心與堅固之志,顯益勸囑,也是應該的;為了養成不自私的慈悲襟懷,功德回向一切眾生,也是對的。

  在此我想指出一點:原始佛教,沒有大小乘的區別,但卻偏於小乘形態的。所以在律中的三歸,非常簡單,除了三歸依詞,沒有其他。佛教到了中國,一切匯歸大乘,一切戒,都比照大乘來受持,故又另外增加好多項目,但是這種增加,都是好的,並非壞的。今日如果不以最初的三歸,為大乘行門,自也可以不用發願及回向等項目了。

  如果受了時間與環境的限制,也不妨將三歸的儀節簡化,現在,我且試擬一個簡式如下:

  歸依師禮佛坐定之後,受歸依者雙膝長跪,兩手合掌。歸依師略為開示歸依三寶的意義之後,即教受歸依者念悔過偈:

  「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今對佛前求懺悔。」

  念三遍,每遍就地一拜。接著便是三歸依的正授與三結:

  「我某甲,盡形壽歸依佛,盡形壽歸依法,盡形壽歸僧。」

  念三遍,每遍就地一拜,再念:

  「我某甲,歸依佛竟,寧捨身命,終不歸依天魔外道。我某甲,歸依法竟,寧捨身命,終不歸依外道邪說。我某甲,歸依僧竟,寧捨身命,終不歸依外道徒眾。」

  念三遍,每遍就地一拜後,教發四弘誓願:

  「我某甲,眾生無邊誓願度。我某甲,煩腦無盡誓願斷。我某甲,法門無量誓願學。我某甲,佛道無上誓願成。」

  念三遍,每遍就地一拜。歸依師略示歸依的功德,並策勉依教奉行,即教念策勉依教奉行,即教念回向偈:

  「歸依功德殊勝行,無邊勝福皆回向,普願沉溺諸眾生,速往諸佛淨樂土。十方三世一切佛,諸尊菩薩摩訶薩,摩訶般若波羅蜜。」

  至此歸依功德圓滿,歸依師下座禮佛之後,受歸依者,禮謝歸依師,普通三拜,實則禮佛禮僧,但有一拜即可。

  以上所擬的簡式歸依,不必唱,但能念得字字分明,使得受歸依者,能夠領受即可。

  其中應該說明的,是三歸三結下面的三誓:「不歸依天魔外道」,「不歸依外道邪說」,「不歸依外道徒眾」。由此三誓的建立,三歸也就有了戒的性質和作用了。這不是佛教的排他性,而是因為外道──佛教以外的一切宗教學說,雖或有其部分的道理,但那皆是不究竟的。佛是福慧具足的大覺者,所以歸依了佛,不必再歸依天魔外道;法是一切智慧的寶藏,歸依奉行,必能離去(欲)苦而得安樂,所以不必再歸依外道的邪說;僧是最能傳授清淨之道的師表,所以不必再歸依外道的徒眾。此三誓的目的,是防止已經進入正道的人,再去誤入歧路而立的。至於受了三歸依之後,如果為了維護家宅、財物、國土、人民,及其生命的安全,而去祀神祭鬼與禮天拜神,只要不存歸依之心,仍可不失歸依,若存歸依之心,便失歸依。再說到戒的問題,歸依了三寶之後,的確有一些應該戒禁的事項。上品歸依者,三寶諸戒,自然具足;即使下品歸依者,也應只食五種淨肉(不疑為我殺、不見殺、不聞殺、自死、鳥獸食殘),並且不得作屠業、酒業、淫業、賭業等的作惡行業,每年的正五九月,每月的六齋日(初八、十四、十五、二十三,及月底最後兩日),要持戒齋。若能如此,則在當來彌勒佛的初會之中,便可得到解脫。

  歸依三寶,另有一個非常要緊的觀念,必須明白:我們歸依三寶之後,即是歸依了十方三世的一切三寶,所以在回向偈之下,「有十方三世一切佛,諸尊菩薩摩訶薩,摩訶般若波羅蜜。」第一句是一切佛寶,第二句是一切僧寶,第三句是代表無上的法寶。在此三句之中,包括了理體與事相的三寶。我們現在是以事相的為主,所以應該恭敬供養一切佛菩薩的聖像,一切佛教的典籍,一切佛教的出家人。不過我們的本師佛是釋迦牟尼,我們的本師僧是歸依師,為了報恩,偏重於本師佛與本師僧,也是人之常情。如若只以本師佛為佛,其他諸佛就不是佛,那是違背佛教的;同樣的,如果只敬歸依師而不敬其他的一切僧,也是不對的。正像否定了千萬椿善舉,而只肯定一椿善舉;只種一塊田,而荒蕪了千萬塊田,這不啻為愚癡的作為!


《四》歸依三寶的利益

  歸依三寶的好處,實在太多了,可以求得現世樂,可以求得後世樂,更可以由此而得到涅槃寂靜的究竟樂。綜合起來,約有八種:

  1. 成為佛的弟子。
  2. 是受戒的基礎。
  3. 減輕業障。
  4. 能積廣大的福德。
  5. 不墮惡趣。
  6. 人與非人均不能亂。
  7. 一切好事都會成功。
  8. 能成佛道。

  如要分別舉例,佛經之中,實在太多,現在選擇五條,用語體文譯述於下:

  • 人若歸依三寶的話,將來所得的福報之大,大得不可窮盡。譬如有一個寶藏,全國人民,搬運七年,搬之不盡,三歸功德,比這還要大到千千萬倍。(《優婆塞戒經》
  • 過去,有一位忉利天的天子,在天福享完後,身體也變得衰敗不堪,同時壽命也將在七天之後終了。他自己知道,命終之後,將在豬中投胎,所以恐慌極了,於是請教天主,但天主也沒有辦法,天主要他去向佛陀求救,佛陀教他歸依三寶,死後不唯免墮豬胎,得生人間,並逢舍利弗,請佛說法,因此而證得聖果。(《折伏羅漢經》)
  • 過去,有一位三十三天的天子,天福盡了,還有七天,就要死了,昔日的歡樂,都離開他了,美麗的天女,不再親近他了,本來是威威堂堂的相貌,現在變得毫無氣色了,他的身體,既衰弱,且垢穢不堪,兩腋之下,整日流著臭汗。他也看到,他將生到豬胎中去,因此躺在地上,哀傷、流淚、訴苦。此事給天主知道了,指示他誠心歸依三寶,教他口念「歸依佛兩足尊,歸依法離欲尊,歸依僧眾中尊」,他便照著天主的指示,歸依了三寶。七天的本限一到,他便死了。天主為想知道,他死後究竟生到何處去了,但是以他的能力看遍了所能看到的所在,都無法看到那個天子的下落。只好去問佛陀,佛陀告訴他說:「已經由於歸依三寶的功德,轉墮為升,升到兜率陀天去了,你們天人,只能看下面,看不到上面的。」(《嗟 曩法天子受三歸依獲免惡道經》)
  • 如果東西南北的四大部洲之中,全數都是二乘果位的聖人,有人盡形壽供養,乃至為其一一造塔,那個人的功德之大,是不可計量的,但遠不如歸依三寶功德。(《校量功德經》)
  • 過去有一位莎斗比丘,專誦三寶之名,經過十年的歲月,便證得了初果斯陀含,如今在普香世界作辟支佛。(《木 子經》) 從上面所舉的五例,便可知道歸依三寶是極為難得的事。同時,佛陀也曾說過,只要有人歸依三寶,便有四王天派遣三十六位善神,隨身護持,並且希望受了三歸以後的弟子,將此三十六位善神的名字寫下來,隨身攜帶,便可辟除邪惡,出入無畏。現在不妨將此三十六位善神的名字,照抄如下,以備行者應用:
    1. 彌栗頭不羅婆(善光),主疾病。
    2. 彌栗頭婆呵娑(善明),主頭痛。
    3. 彌栗頭婆邏波(善力),主寒熱。
    4. 彌栗頭抗陀羅(善月),主腹滿。
    5. 彌栗頭陀利奢(善見),主癰腫。
    6. 彌栗頭阿婁呵(善供),主顛狅。
    7. 彌栗頭伽婆帝(善捨),主愚癡。
    8. 彌栗頭悉坻 (善寂),主瞋恚。
    9. 彌栗頭菩提薩(善覺),主淫欲。
    10. 彌栗頭提波羅(善天),主邪鬼。
    11. 彌栗頭呵裟帝(善住),主傷亡。
    12. 彌栗頭不若羅(善福),主冢墓。
    13. 彌栗頭苾闍伽(善術),主四方。
    14. 彌栗頭伽隸裟(善帝),主怨家。
    15. 彌栗頭羅闍遮(善主),主偷盜。
    16. 彌栗頭修乾陀(善香),主債主。
    17. 彌栗頭檀那波(善施),主劫賊。
    18. 彌栗頭支多那(善意),主疫毒。
    19. 彌栗頭羅婆那(善吉),主五瘟。
    20. 彌栗頭缽婆馱(善山),主蜚尸。
    21. 彌栗頭三摩馱(善調),主注連。
    22. 彌栗頭戾褅馱(善備),主注復。
    23. 彌栗頭波利陀(善敬),主相引。
    24. 彌栗頭波利那(善淨),主惡黨。
    25. 彌栗頭虔伽地(善品),主蠱毒。
    26. 彌栗頭毗梨駝(善結),主恐怖。
    27. 彌栗頭支陀那(善壽),主厄難。
    28. 彌栗頭伽林摩(善逝),主產乳。
    29. 彌栗頭阿留伽(善願),主縣官。
    30. 彌栗頭闍利陀(善固),主口舌。
    31. 彌栗頭阿伽頭(善照),主憂惱。
    32. 彌栗頭阿訶婆(善生),主不安。
    33. 彌栗頭娑和邏(善至),主百怪。
    34. 彌栗頭波利那(善藏),主嫉妒。
    35. 彌栗頭固陀那(善音),主咒咀。
    36. 彌栗頭韋馱羅(善妙),主厭禱。

      上面所抄的三十六位善神,出於《灌頂三歸五戒帶佩護身咒經》,該經說,凡是受了三歸的人,就有四王天王派遣他們來為之護持,同時,此三十六位神王,各各還有萬憶恆河沙數的鬼神,為其眷屬,輪番護持受了三歸的人。如能書寫神王名字,帶在身上,那是最好。其中第二十四及第三十四的兩音譯名字相同唯其意譯不同,當無妨礙。

      不過,我們應當知道:歸依三寶,雖可求得現生的平安與快樂,歸依三寶的最終目的,乃在回到三寶的懷抱,並使自己也成為三寶──皆可以成佛,切不要自暴自棄。